科学铸就健康
当前位置: 首页 > > 癌症 > > 胃癌 > 内容页

胃癌复发后怎么治疗

2024-05-24 18:22:12胃癌的文章访问手机版81

  胃癌复发后怎么治疗

  我国是胃癌大国,每年大约有40万新发病例及30万死亡病例。我国早期胃癌诊断率较低,大部分病人确诊时已属中晚期,这些病人术后有较高的复发率。

  胃癌复发转移

  认识和掌握胃癌局部复发的特点与治疗对策对改善病人预后具有重要意义。

  胃癌复发的分类及复发原因

  临床上通常将曾经彻底治疗过的癌肿复又出现者称为复发,出现在远隔部位者称为转移性复发,出现在原手术部位者则称为局部复发。

  临床工作并非都能明确所有局部复发病例的具体复发原因,相当多的病例因复发癌肿包绕残胃和手术野而难以辨明复发的起源,甚至有些影像学检查以为是残胃复发者术中却发现属手术野复发。

  作为胃癌复发的主要方式之一,与腹膜播种等相比,局部复发性胃癌仍有再手术切除的可能,且经辅助化疗还可改善治疗效果[1],所以认识胃癌局部复发的特点,掌握治疗要点对提高胃癌治疗效果具有重要意义[2]。

  受胃癌根治术后腹腔粘连的影响,局部复发性胃癌的进展方式与原发胃癌相比有许多特点。

  首先是复发灶直接浸润的范围广、涉及的重要脏器多,这也是局部复发性胃癌手术难以切除的主要原因。

  胃癌一般都是通过胃周韧带浸润邻近脏器,如胃小弯癌通过肝胃韧带浸润肝脏、通过胃胰皱襞浸润胰腺等。

  其次,局部复发性胃癌的淋巴结转移范围广,术后腹腔粘连不但可成为胃癌直接浸润邻近脏器的“桥梁”,也可能成为新生的淋巴回流途径[3]。

  不仅如此,腹腔粘连腹膜播种也会产生影响,腹腔粘连对浆膜的保护作用则远不止于术中,若粘连与肿瘤浸润浆膜的范围重合或超出其范围,则保护作用始终存在,浸润浆膜的癌细胞无法直接脱落入腹腔,而通过粘连带浸润至其他脏器,粘连的范围越大、越紧密,裸露的浆膜面积越小则发生腹膜播种的可能性就越小[4]。

  胃癌复发的治疗方式

  复发性胃癌的治疗,应根据患者的全身状态、病期早晚、复发形式、部位、时间、首次手术的根治程度等多种因素综合考量[5]。

  手术治疗

  对于尚存在根治切除手术机会的局部复发患者,应尽可能予以手术为主的综合手术方式治疗。手术方式包括根治性切除、姑息性切除、减状手术及探查活检术[6]。

  根治性切除预后最好,对失去根治机会而又存在并发症的患者,可行姑息性病灶和转移瘤的部分切除和短路手术,以期改善生活质量,甚或为后续治疗创造条件。

  对无法确诊而估计病变局限者的高度怀疑复发病例,即便有部分阴性探查患者,但就总体病例而言,手术所付出的代价也是合理的[7]。

  对复发病灶局限在吻合口、残胃或胃床者,只要患者耐受力良好,应力争根治性切除。对无法耐受手术或局部广泛浸润而有出血、梗阻等合并症的患者,仅仅施行减状手术或姑息切除手术[8]。

  化疗

  对于胃癌术后局部复发或远隔转移的患者,化疗仍是主要的治疗方法,复发胃癌的化疗方案目前主要参照进展期胃癌化疗方案的选择。例如,氟尿嘧啶是传统治疗胃癌的基础用药,其口服制剂研制不仅在用药方式上得到了改善,疗效也得到了一定程度提高[9, 10]。

  放射治疗

  放射治疗主要用于无法切除的局部晚期胃癌[11]。可采用多野照射技术,有条件者采用适形调强放疗技术。姑息性放疗时,可针对引起症状或痛苦明显的病灶进行放疗,剂量40~50 Gy,近期效果良好。过去曾认为放疗在胃癌治疗的作用较局限,目前结合化疗同时进行对于局部复发患者的治疗效果值得进一步的探讨[11]。

  其他治疗[12]

  介入治疗包括动脉灌注化疗和动脉内栓塞化疗。对于多数局部复发的胃癌患者,因胃周血管网络在根治手术时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因此,介入治疗在局部复发胃癌患者应慎重选择。

  光动力学治疗/光辐射治疗

  光敏化剂、适当波长的光和分子状态的氧是3个基本要素,目前主要应用于早期胃癌,对于胃癌复发者,仅适用于术后吻合口复发及手术断端癌残留者。

  中医中药治疗

  中药、针灸等对于改善饮食结构、提高机体免疫力、增强化疗药物效用、减低副反应等方面具有重要辅助作用。

  对于局部复发的胃癌患者,治疗手段仍然是包含手术、化疗等多种手段的综合治疗模式。

  无法接受手术的患者,随着新药的不断研发和应用到临床,使化疗配合放疗等多种手段的综合治疗成为可能。实践证明,随着多学科治疗模式的推广,局部复发胃癌的治疗效果正得到逐步提高。

  参考文献:

  [1] 龚志军, 朱慰祺, 赵之青. 胃癌根治术后再发癌的外科治疗 [J]. 中华外科杂志, 1994, 32(11): 2.

  [2] 章磊, 孙衍伟. 胃癌术后局部复发的再手术治疗 [J]. 山西医药杂志:上半月, 2013, 42(7): 1.

  [3] 李国立, 刘福坤, 黎介寿, et al. 局部复发性胃癌再手术的难点与要点 [J]. 外科理论与实践, 2003, 8(5): 3.

  [4] 陈新华, 陈豪, 李国新, et al. 腹腔热灌注化疗预防局部进展期胃癌根治术后腹膜复发的研究进展 [J]. 中华胃肠外科杂志, 2018, 21(5): 7.

  [5] WATSON S, VALIDIRE P, CERVERA P, et al. Comparison of HER-2 expression in diagnostic biopsies and surgical specimens of gastric and esophageal adenocarcinoma: Influence of neodjuvant chemotherapy; proceedings of the Gastrointestinal Cancers Symposium of the, F, 2013 [C].

  [6] 王昆龄, 陈凡, 王晓莉. 胃癌根治术后不同放疗的疗效及预后评价 [J]. 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5, (1): 3.

  [7] D'ANGELICA M, GONEN M, BRENNAN M F, et al. Patterns of initial recurrence in completely resected gastric adenocarcinoma [J]. Annals of surgery, 2004, 240(5): 808.

  [8] 董明明, 刘瑞枝, 何代捷, et al. 姑息性切除手术治疗中晚期胃癌患者的效果及对体液免疫和临床指标的影响 [J]. 中国实用医药, 2019, 14(26): 2.

  [9] GUILLÉN-PONCE, CARMEN, BALLESTEROS, et al. Multicenter phase III comparison of cisplatin/S-1 with cisplatin/infusional fluorouracil in advanced gastric or gastroesophageal adenocarcinoma study: the FLAGS trial [J]. Advances in Oncology, 2010.

  [10] 孙相辉. 奈达铂联合5-氟尿嘧啶治疗晚期食管癌患者的临床效果 [J]. 中国医药指南, 2020, 18(36): 2.

  [11] 方亮. 3种放疗方式用于胃癌术后的近中期疗效及对周围组织的损伤情况 [J]. 实用肿瘤杂志, 2015, 30(4): 4.

  [12] 李国立, 何琪. 胃癌局部复发的特点与对策 [J]. 中国实用外科杂志, 2015, 035(010): 1046-8.

  内容来源:领募圈

在线客服系统